地表生活的人们从来都不会觉得脚下这个黑漆漆的大家伙是个球体,正如在南京上班的我从不觉得南京是个旅游业发达的城市,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。感同身受者,知己也,想必东坡居士也恨生不逢时,不能与千年后的我把酒言欢。同居士相比,我羡慕其千里共婵娟的浪漫,他兴许更嫉妒我视频通话的快捷,互有遗憾,但又各自欢愉。

遥想笔者当年,同亲姐小堂哥两人,会二堂哥于金陵玄武,泛舟游湖,虽无“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”的兴致,却也侣鱼虾而友麋鹿,笑得开怀,乐得畅快。却不想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同游者不再形影,同样的风景也勾不出笔者仰天长笑的热情。人长大总是会失去些东西,所以终是着了苏子的道,我也成了感叹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”的蠢蛋了。

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同样的作品,同样的文字,但每个人的内心独白皆不相同。琢磨不透欧阳修老爷子的“四时之景不同,而乐亦无穷矣”的看法,所以笔者记忆中的旅行,很少会有照片的记录。我对于回忆的阐述可能与大家并不相同,我更注重心情的渗透。谈及旅游,当别人拿出相片,大大咧咧地平铺在桌子上,拿起一张,指着里面只占据四分之一大小,顶着遮阳帽,框着折射着阳光的黑色墨镜,只会竖起食指和中指的可怜家伙,证明自己确确实实去过该地,便开始讲解周遭风景的行为,我向来是排斥的。并不是我有更高明的记录方式,而是我感受不到他的那份喜悦,代入感不够,再怎么描述,照片中的人也不会偷学国粹秘技,换脸成我,这样只会使我兴致乏乏。

笔者一个人在城市里旅游大抵是这样,厘定一个目标,也谈不上制定计划,便匆匆出发。南京城我是不用去乘坐公共交通的,只要路途不是太远,我都会骑上我心爱的小电驴,一探这座城市的可爱与有趣。

犹记得是一个周五的夜晚,又又又走错路的我,没了白天的急躁,看着迎面走来的飘飘长发,感叹一切都错的那么刚好。耳机里的歌声不吵不柔,溜达的车速不快不怠,夜晚秦淮河边的风不暖不凉,穿梭在人群中不上不下,我和梧桐树一起感受古城生活的不紧不慢。一个人看着台戏,一个人品着霓虹,游玩的是风雅,回味的是人生。为了耍帅系了领带,却在走路时嫌弃领带碍事。我们都是这样,在稚嫩时假装成熟,在成熟时却还突显幼稚。

这座城市的可爱与有趣还在继续。起初,我是漫无目的,不知是嘴馋了还是眼馋了,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,哪里有商城哪里就有奶茶与秀色。

更重要的是,哪里有风景哪里就有人生的感悟和升华:

不去计较得失,不去考虑后果,率性而为。父母总是教导我要考虑长远,但我想做一次生活的主人,活在当下。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吃火锅,把别人认为十分孤独的事情都做一遍。所以我骑着车穿梭在大街小巷,车水马龙。霓虹灯照耀着我,我是这座城的骑士,我融入了这座城,这座城也热爱着我。大喊一声“艾欧尼亚,昂扬不灭”,然后怀着满腔热血继续和生活对线。

自由的风最终还是吹到我脸上,刮到这座金陵,我终是明白旅行的意义——享受人生,舔舐伤口。

来自:苦行骚人(旅行笔记:让生活的不美好到此为止)

Related Post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